新闻中心.jpg
公司新闻

顺利首铺!广州地铁十二号线开始轨道工程施工

来源:广州地铁发布时间:2022-07-27

727日上午,广州地铁十二号线轨道工程首铺仪式在大学城南停车场铺轨基地顺利举行,标志着线路正式进入轨道工程施工阶段。

地铁十二号线全线采用地下线路敷设方式,全长37.6公里。施工单位中铁一局负责全线112.32公里铺轨及125组道岔施工任务,其中正线铺轨74.96公里、道岔铺设52组,辅助线、联络线、出入场线10.30公里。槎头车辆段铺轨16.81公里、道岔铺设46组;大学城南停车场铺轨10.27公里、道岔铺设27组。

 

 

加大机械设备投入  提高施工效能

施工单位秉承着设备服务生产,效率带动效益的理念,结合一线实际生产需求,生产过程中将不断加大设备投入,提高机械化水平,进一步降低人员劳动强度,提高工作效率,达到提质增效的目的。

广州地铁十二号线铺轨施工计划设置5个机铺基地、4个散铺基地。整个铺轨工程计划将投入龙门吊12台,新能源铺轨机24台,轮胎式地铁换铺机8台,运板车4台,标准轨互换式地铁混凝土布料车4台,焊轨机设备2套等,施工高峰期14个铺轨作业面同时施工,将超过960人同时作业。

施工中将采用“滑模摊铺机”“轮胎式地铁换铺机”、“标准轨互换式地铁混凝土布料车”以及“新能源轨道车”,绿色施工新设备的采用大大地减少了“碳排放”,改善施工人员的作业条件。

提质增效保安全  推动绿色环保施工

地铁十二号线计划全线预制板道床均采用新型装配式标准预制板结构,相对于现浇道床,预制板具有整体性强、质量精度易于保证、养护维修少、可维修性佳、现场整洁美观、后期可快速实现减振道床的升级改造等优点。同时,轨道板采用工厂化预制,符合国家预制化、装配式发展方向,采用标准预制板道床整体装配式施工,能快速、高效、高质量地完成施工任务。

为保障施工及参建人员安全,施工项目还将采用行车综合安全管理系统,该系统运用无线网络、大数据等先进设备,创造性地将语音通信、虚拟轨行区、超速报警与制动、无线广播、人员实名制、视频监控、列车运行图等功能与轨行区安全管理结合起来,辅助施工单位准确掌握轨行区整体情况,全面提高轨道工程运输组织效率和轨行区安全管理水平。

大学城南停车场施工中将采用“散铺法”进行道床及道岔施工,其中所有岔枕采用合成树脂枕,有砟混凝土枕采用预埋套管的方式进行螺旋道钉锚固,中铁一局广州地铁十二号线轨道工程项目负责人常务副经理毕东告诉记者,合成树脂枕具有质量轻、耐变形、抗腐蚀、工厂化程度高等优点,是一种优质的轨枕应用材料。同时预埋套管锚固方式施工工序简单易操作,解决了以往硫磺锚固产生的环境危害及可能造成的人体损伤。

综合应用多种减振道床 提升乘坐体验感

由于线路需穿越城区,为减少地铁运营对市民生活的影响,同时提升乘客的乘坐体验感,地铁十二号线在沿线现有居民、学校、医院等敏感点分别设置中等减振、高等减振、特殊减振等措施。其中中等减振(双层非线性减振扣件)14.9公里;高等减振(梯形轨枕)14.6公里;特殊减振(钢弹簧浮置板)11.3公里。

——在中等减振道床施工中,地铁建设者们会采用新型双层非线性减振扣件,将自锁装置改为上部自锁,将自锁钩放置在下铁垫板,优化了锁紧扣设计,可实现现场拆卸组装。调距盖板锯齿部分直接扣压在下铁垫板上,同时外圈无锯齿部分用于扣压锁紧扣,若发生中间橡胶垫离缝现象时,可在调距盖板无锯齿部分加调整片。

——高等减振道床(梯形轨枕)是一种预制钢筋混凝土纵梁支撑轨道结构,由预应力混凝土纵向长梁和钢轨形成复合轨道,两个纵向长梁中间用钢管连接形成框架,在预应力纵向长梁下设置弹性聚氨脂高弹支垫,使其浮于混凝土基础之上,是一种轻型化的浮置板轨道结构。梯形轨枕纵横向刚度较大,稳定性好,弹性垫层更换方便,铺设速度快、精度高。

——十二号线全线的特殊减振(钢弹簧浮置板)预制板道床均采用新型装配式标准预制板结构,相对于现浇道床,预制板具有整体性强、质量精度易于保证、养护维修少、可维修性佳、现场整洁美观、后期可快速实现减振道床的升级改造等优点。

土建工程完工近五成  全线仍有多个挑战有待攻克

地铁十二号线(浔峰岗-大学城南)是广州重点线路之一,呈“X”形对角线中西北-东南的结构骨干线,串联棠溪火车站,承担白云区越秀区海珠区、黄埔区、番禺区五大组团间的交通联系,有效缓解中心区的交通压力,加强地区联系,填充区域轨道交通空白,支持广州市总体规划“中调”的发展战略。

截至目前,土建工程累计完成45%25座车站中,9座已封顶,15座进行土建施工,剩余1座进行前期准备;24个区间中,3个区间贯通,11个进行土建施工,其余进行前期准备。槎头车辆段及出入段线、大学城南停车场及出入场线进行土建施工。轨道工程正式施工。全线仍有多个施工难题有待攻克:中心城区车站的施工用地和绿化迁改及占道工作尚未全部完成,部分站点未能实现全面施工。全线盾构还需攻克较复杂的地质风险(如采矿区、断裂带),并下穿多处重要建构筑物及水体,如首次在岩溶地区下穿珠江主航道及下穿重要铁路干线等。(文/陈虎辉、张晨牧、马润韬、王姣姣